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14|回复: 7
收起左侧

弗罗斯特的左手(二十四首) | 王瑶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 12:2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话所指 于 2018-3-15 10:24 编辑

弗罗斯特的左手(二十四首)


走神颂

一声鸟鸣或者狗吠
常使我的灵魂飘到千年之前。
亦或通过一声风嘶
我的灵魂被召唤了回来。
它回来,满身是洞,镶满了陨石;
它回来,从不清理伤口
也不放下多余的东西。
起身那刻,我的脚向下一沉
万吨引力来自地心。


冬瓜树和西瓜树

那天我第一次看见冬瓜树
和西瓜树
有一阵风比我早到
对它们进行
久久地吹拂

不是冬瓜树和西瓜树的花
撑开了伞
我不会知道:
那是风

哦……风的冬瓜树和西瓜树
我的冬瓜树和西瓜树

还未到来的冬瓜和西瓜
在等待第三者
提着一只空篮子


一棵树

一棵树站在地平线上,以默数黄昏与黑夜度日。
很快就是一万年之久。
它还没有变成一个人。
何时吻到天上的白云?


一只斑鸠倾斜着翅膀飞过

雨,下着,寒冷而喧哗
浸湿着低低的三角房檐。
一只斑鸠,没有歌唱
倾斜着翅膀从雨的缝隙中飞过。
它要抵达的竹林,有很长一段天空的白。
它的背影缩小成子弹大小。


玫瑰

早晨,每个人都必须接受光的惩罚和笼罩。
人群里扎堆的脑袋,一闪一闪,匆忙,忧郁
充满明灭的暗示:升起的太阳
是昨天落下的那一个,点亮的月亮
是昨天熄灭的那一个。
玫瑰是新的,可惜,总被无情折断。
敏锐的人是可悲的人
唯有,他看见花瓣片片凋落。


每一次停顿都仿佛是永久停顿

写下春雨作柳叶,下一句
却土地裂开;写下路径畅通如河流
下一句却长满草与树;
写下智者仁者,下一句
却接的不是熊就是猴子。
我心在颤抖,由内到外,漫及到手;
我的手在颤抖,以汽车坠崖的频率。
我的头似乎没有了。
我的笔尖长久停在纸上
墨如血,渗透一个窟窿。


另一边

树叶一片片落下,出于风的缘故?
事物站在我的身旁
以何种身份?在这个公园里的下午
除了往事变厚,季节变薄
还能有其它什么事情发生?
在我的身后,那人把笑容拉得像月亮
是察觉到了我的察觉?


乞丐

眼神塞满了乌云灰。眼皮下垂
视力仅限于看人潮的脚。
膝盖贴紧地面。阳光撒下毒针,无关紧要
只要能够等来二三善心人……
只与同类为伍。在夜晚,在灯光昏暗的街道边
摆出蚯蚓的形状,一会儿睡一会儿醒……
每晚只做一个相同的梦:
咬着半截干面包,酝酿晶莹的眼泪。


我感到幸福

风给我和手中的书页震颤。
窗给我光,音乐,空气
以及流动的彩画。
每天,应该为流水的、难以治理的生活
添加散漫中的充实,平淡中的独特。
因此,我还喝自制的茶
散步,去郁郁葱葱的乡村小路。
但这些似乎远远不够。

A:除非你感到幸福。
B:幸好我感到幸福。


尾曲

我曾深入平原的中心
来自四面八方的风,
与我高举的旗帜厮混在一起;
我曾离开平原的心中,
身后伴随着一次雄壮的日落。
在深不可测的宁静之中
我埋葬了我的芦苇与名字,
而我不再知道我有大地那么宽广
或者我就是宽广的大地。


别样的抒情

当不吐不快的鱼刺
卡在喉咙里,当桌上的猫
轻手轻脚地挪开
留下巨大的空洞,我就会从
深陷的椅子上弹直,
到小镇边缘的村子
神游一会儿。

在冒着泥腥味的羊肠小道上
无所谓目的地
里程碑,只有经过。

经过从绿茵深处
和花丛吹过来的风。
经过垂直的炊烟,下蹲的房屋。
经过血脉偾张
与柔和宁静的区别。
然后,我像退休的老头
那样地回到了家里。

我什么情都抒了。
被自然景物抒了。


幻境

月亮从窗台涌进来
我仿佛步入冬天和旷野。
因为我的到来
旷野没有草木,房屋,
只有泛白的石块和风。
因为风
我成为一件乐器。

月亮听了变成尖刀。
星星听了变成弹孔。


今天有点闷

一句对白,从窗外飘进来。
打开耳朵仔细听,居然是彩色的,湿润的。
偶尔,鸟鸣也进来
不是用飘,而是用子弹的方式
击中我的心脏,看看我会不会疼
是不是一个活物。哦,风,
丝绸的风也进来了。它没有别的作用
只是把我的头发挽起。


黄昏站在草地上

草地连着草地,草叶簇拥着草叶。
牛羊,马匹,在这里一定会低下头
一定会喘着粗气,用密集的牙齿
和四只强有力的脚,丈量这一片
辽阔的绿毯。然而这里,很空很安静。
蝴蝶,小鸟,也都归家了。
谁站在这里夕阳就涂抹谁的脸。


迷茫的早晨

早晨,世界锃亮
夜晚的亿万个灯盏也不能比拟。
他们说是太阳的缘故。
我服从了他们。
于是,太阳从我的脚趾
蔓延到发丝的末梢;
于是,我的每一寸肌肤
都被熨斗暖了一遍。
有了这点慰藉,接下来
是喝牛奶,还是散步?
得到了真的自由?
心仍关在胸腔里。


对一棵树的想象

雨后,窗外的那棵树洗了个澡
碧绿让我的眼睛眩晕。
它的叶片成年人的手掌那么大。
随着树枝升高,一层又一层
盖楼似的,颇为壮观。我想了想
如果所有的叶片都化成鸟
足够有引力让我掏出手机拍几张。
后来,我又想了想,如果它们瞬时起飞
遮天蔽日,定不逊于一团乌云。


纸上行走的生命

墨水瓶内没有月亮星星
但有一百个可以用来想象的黑夜。
它因黑与浓稠而显得可爱。
它被汲取多少就有多少变得光明。
看见了吗?那微弱的
稀薄的,光,从瓶内透了出来。
纸上行走的生命,很小,但很自信
那种黑与太阳是同一事物。


樱桃红了没人吃

三月,狗娃一家
外出打工了。
那个月真是多雨
它们轮流照顾
他家门前的几棵樱桃树。
那白色的花瓣,纷纷落下
纷纷落下,似下雪情景。
四月,仍多雨。
几棵樱桃树上的樱桃
开始像绿宝石
然后像红玛瑙
最后,随着雨点掉落
不停地掉落。
五月,小鸟见此等寂寞
不忍。飞来不停地啄
不停地啄,在地上留下
干净的樱桃核。


一只蚊子溜进蚊帐

一只蚊子溜进了蚊帐,震动着翅膀
发出嗡嗡的汽笛声。我在甜蜜的梦境之中
但醒来却不可避免。打开灯,我疲倦的双眼
很快就找到了它的位置。
那是枕头的上方,蚊帐的角落里。
接下来遇到一个颇有意思的问题:
是用手把这个图谋不轨的不速之客赶出去
还是用两只手掌迅速相击,使其毙命?
这一只蚊子,目前并未叮咬我。


为一头牛变身

无可否认,我对一只
正在吃草的牛有所企图。
虽然它只存在于十几年前
我那龟裂而少雨的童年。

我用回忆编织的巨网
圈住了它:我家那乖巧听话的牛。
我想变成它的样子:
拖着沉重的犁铧,从不跺脚
吃草就吃草,从不挣脱
一个小屁孩手中的牛绳。

为了更快、更高效地变成
那头乖巧听话的牛
我一度屏住了呼吸:以求长出
扇形的牛耳朵,宽大的嘴唇
以及一条一米左右的尾巴……

我最终以失败告终。
我只能是我正如牛只能是牛。
我只有一个肉身
牛也只有一个肉身,但它不同
它浸泡在一群人的胃里。


附体

无论说什么都会被当头一棒;
无论做什么两只脚都会往土里陷。
每想到这,木桩就来附我的体
散发着淡淡的药味陪我度过一天。


盘膝而坐

有这样的时刻,我一旦盘膝而坐
就与稻草做的蒲团生长在一起。
对面,呈现一面虚无的镜子
装着一个无法拆解的我。
我们相互对视着、敬着——缄默如墙。
这时,外界的风变得盛大而有力
远山被雾气轻轻地托起。


黄昏

黄昏,小孩的哭闹声
从另一部分小孩的笑声中
分离了出来。之前
是大地在哭,庄稼在笑。
雨水初歇
它们才合上了嘴。

此刻,燕子在电线杆子上
用嘴抵着翅膀
天空的白云很轻柔
我凝望许久,才知它竟在
慢吞吞地飘。

……撇开闹腾部分
现在的黄昏,天朗气清
安静闲适,像早晨
但黄昏毕竟不是早晨。何况
那几个小孩
似乎仍没有归家的意思。


旧锁记

一把被风雨锈蚀的旧锁
考验着我的叙述能力
钥匙不在了
主人不在了
它仍挂在
半遮半掩的破门上

不会有人愿意
用上好的棍子
将一把朽坏的旧锁撬开
里面的秘密
已少得可怜

也不会有人愿意推开
一扇锁都锁不住的破门
但蚂蚁愿意
蝙蝠也愿意

在门左侧的三米处
有一件旧衣
披在满是裂纹的土墙上
被风吹得噗噗响

当你走得越远便越会察觉
它不仅仅像是
一只欲闯私宅
却没有闯进去
而被刑罚的风筝
发表于 2018-2-3 01: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迊。虽然个别尾初读有收得直、补之感,但整体很不错。
发表于 2018-2-6 10: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几个颇喜欢。谢谢带来诗歌。
 楼主| 发表于 2018-2-6 19: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8-2-3 01:40
欢迊。虽然个别尾初读有收得直、补之感,但整体很不错。

感谢老师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8-2-6 19: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呆呆 发表于 2018-2-6 10:20
有几个颇喜欢。谢谢带来诗歌。

向老师学习,问好
发表于 2018-2-13 20:4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挺有趣的,虽然很朴素
发表于 2018-2-18 03:46: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3-15 10: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平林 发表于 2018-2-13 20:49
挺有趣的,虽然很朴素

问好,感谢暖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10-18 11:07 , Processed in 0.02107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